Navigation menu

emc全站易倍

继“德尔塔克戎”出现后 奥密克戎又自己“组队”了

  继“德尔塔克戎”出现后 奥密克戎又自己“组队”了继结合了新冠病毒“德尔塔”和“奥密克戎”变异特性的“德尔塔克戎(Deltacron)”变体被证实确实存在后,据外媒3月16日报道,又有新的重组新冠病毒出现了。

  当地时间3月16日,以色列卫生部表示,在两名回国的以色列人身上检测出“一种此前从未确认过的新冠病毒变体毒株”,似乎是奥密克戎BA.1和奥密克戎BA.2变体的组合。与此同时,一篇外媒报道中称,一种由BA.1和BA.3重组的新型毒株已在多国出现,已被初步命名为BA.4。

  2020年夏季,B.1型新冠病毒变种横扫全球,但在同年秋季逐渐减退。2020年冬天,新冠病毒阿尔法、贝塔变种开始肆虐多国,然后不久后便被“更具毒性”的德尔塔变种所取代。

  2021年5月,最早在印度被发现的德尔塔毒株开始肆虐全球,并在此后数月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感染浪潮。2021年11月,奥密克戎BA.1型毒株在南非率先被发现,随后快速蔓延至全球各国,并引发了迄今为止全球新冠感染率的最高峰值,几乎是同一时期,BA.1的“妹妹”BA.2变体出现,引发欧洲和美国的新一轮感染浪潮。

  2022年1月,法国发现了首批结合了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变异特性的“德尔塔克戎”变种毒株感染病例。此后,比利时、德国、丹麦、荷兰及美国等也相继发现该毒株感染病例。

  随后,法国科学家通过基因测序首次证实了“德尔塔克戎”变体确实已经存在。3月15日,巴西卫生部发表声明称,巴西境内首次确认了两例“德尔塔克戎”感染,但巴西卫生机构暂未正式采用“德尔塔克戎”这一名称,而在医学研究出版刊物中,该毒株被命名为AY.4/BA.1。

  3月16日,以色列卫生部总干事阿什接受采访时称,在以色列的两名归国旅客身上检测出了奥密克戎BA.1和奥密克戎BA.2变体的重组变异毒株。不过这两人仅表现出了“发烧、头痛和肌肉酸痛”等轻微感染症状,不需要接受特别治疗。不仅如此,泰国也表示,最近几天发现了一种被称为BA.2.2变种的类似病毒,同样是由BA.1和BA.2重组而来。

  一篇外媒报道也披露,一种由BA.1和BA.3重组的新型毒株已在多国出现,已被初步命名为奥密克戎BA.4变体。根据GISAID数据库数据,截至3月16日,南非有4例BA.4感染,美国、波多黎各分别出现了一例。

  然而,报道指出,在奥密克戎BA.1和BA.2两种亚变种同时肆虐的情况下,此类重组新冠病毒病例数实际上可能要高得多。

  以色列病毒专家萨尔曼·扎卡教授表示,当宿主同时感染了两种不同的病毒时,出现重组病毒十分常见。他解释道,“如果在同一个细胞中有两种病毒,当它们在繁殖时,就会交换遗传物质,创造出一种新的病毒。”

  迄今为止,感染性强的新冠变种毒株都是由早期原始毒株自身突变而诞生,即单个核酸的替换、缺失和嵌入,但这并非冠状病毒基因重组变异的唯一形式。新冠病毒等乙型冠状病毒属(Betacoronaviruses)基因组可以进行内部序列重组,即将基因组的一部分交换给相似的另一种毒株。近期发现的“德尔塔克戎”和奥密克戎BA.4变体正是通过这一交换而产生。

  以奥密克戎BA.4为例,正是奥密克戎BA.1和BA.3之间的重组。BA.3可能贡献了NSP3(非结构蛋白)基因中的部分基因组(约2000个氨基酸),其余部分则由BA.1贡献,二者结合形成新的毒株。此外,在重组完成后,BA.4又出现了两个独一无二的突变,即NSP15(N11S)和刺突蛋白(L212I)N端结构域的突变。

  研究人员表示,亚变种毒株之间的重组是意料之中的情况。丹麦研究人员此前就已报告了奥密克戎BA.1和BA.2同时感染的病例。虽然十分罕见,但研究人员称,发现了47例在感染BA.1后不久,迅速又感染了BA.2的病例,而亚变种毒株重组就很可能发生在这些人的体内。

  外媒在报道中指出,“德尔塔克戎”和奥密克戎BA.4毒株的出现,可能是新冠疫情下一章的开始。目前,要预测这些重组毒株是否具有新的生物学特性,包括传播性是否增强、是否有免疫逃逸和发病机制,还为时过早。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